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專題專欄 > 壯麗70年奮進新時代 > 正文

革命理想高于天

——解讀紅軍長征壯烈“起步”

       1934年10月16日,中央紅軍從江西于都出發,至1935年新年的兩個多月里,跋山涉水,英勇戰斗,連續突破國民黨軍隊四道封鎖線。

  在尋訪紅軍長征起始階段的征程中,記者感動于紅軍壯烈的犧牲故事,感奮于中國共產黨人的偉大精神氣概;強烈感受到,紅軍長征何以取得最后勝利。

1.jpg

參觀者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內參觀(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顧全大局,不畏犧牲

  紅軍戰略轉移先遣隊的出發,比中央紅軍還要早兩個月。

  1934年8月,紅六軍團9700余人,由江西遂川的橫石和新江口出發,突破國民黨軍多道封鎖,來到湖南郴州市桂東縣寨前鎮,在這里誓師西征,為中央紅軍長征起到了偵察、探路的先遣隊作用。

  桂東縣黨史專家羅健東說:“探路的隊伍是冒著很大風險的,要講大局、講紀律,要有不畏犧牲的精神。”

  中央紅軍長征后,紅二、六軍團在湘西發動攻勢,調動和牽制了敵人11個師又2個旅的兵力,打亂了蔣介石的作戰部署,有力配合了中央紅軍在湘黔的行動。后來,紅二、六軍團在湖南桑植縣出發,揮師北上長征,后編為紅二方面軍,實現了紅軍三大主力的勝利會師。


  

1124706509_15621586742851n.jpg

這是位于湖南省桑植縣劉家坪鄉的紅二、六軍團長征出發地舊址(6月19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記者在桑植縣看到,昔日紅二、六軍團長征出發地舊址已修繕一新。當地各級黨員干部,正為奪取脫貧攻堅的最后勝利而奮戰。縣扶貧辦主任熊基林說:“我們發揚的,正是紅軍舍小我為大我的犧牲精神。”

  勇于勝利,突破封鎖

  為圍堵中央紅軍,國民黨軍在紅軍前進的路途上重兵設置了四道封鎖線。

  10月21日,紅軍各軍團突圍后與敵軍發生戰斗。25歲的紅三軍團四師師長洪超獻出了生命。他是中央紅軍長征路上犧牲的第一個師長。至27日,紅軍所有部隊渡過桃江,勝利突破敵人的第一道封鎖線。

  11月11日,在湖南汝城縣官亨瑤族村延壽河畔,發生了突破第二道封鎖線最激烈的戰斗之一。88歲的官亨瑤族村老人胡共海回憶:“延壽河的水都被血染紅了。”

1124706509_15621586124021n.jpg

這是在湖南宜章縣白石渡鎮白石渡村拍攝的中央紅軍長征突破

第三道封鎖線指揮部舊址一角(6月25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湖南宜章縣是85年前中央紅軍長征中打下的第一座縣城,這里保留著紅軍突破國民黨軍第三道封鎖線的指揮部舊址。攻打縣城前,宜章的黨組織和游擊隊便配合紅軍搗毀了國民黨設在縣境內的一批碉堡,并幫助紅軍修戰壕、搬炮彈;戰斗打響后,又全力照顧紅軍傷病員。

  “戰爭,不僅是軍隊的拼殺,還是人心向背的較量。”宜章縣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謝水軍表示,緊緊依靠人民,是紅軍長征、中國革命取得最后勝利的法寶。

  1934年底,突破第四道封鎖線的湘江戰役打響,這是紅軍長征出發以來最壯烈的一仗,也是關系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仗。9天血戰,紅軍廣大指戰員拼死突破,表現了無比壯烈的獻身精神。湘江戰役粉碎了國民黨軍在湘江以東圍殲紅軍的圖謀,保全了黨中央和紅軍主力。

1124706509_15621585464221n.jpg

  這是位于湖南道縣革命烈士紀念園內的陳樹湘烈士墓(6月16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湘江之戰中,擔任總后衛任務的紅五軍團第34師被阻于湘江東岸,師長陳樹湘身負重傷,不幸在湖南道縣被俘,他用手從腹部傷口處絞斷腸子,壯烈犧牲,年僅29歲,用生命捍衛了“為蘇維埃流盡最后一滴血”的堅強信念。

  謝水軍深有感觸地說:“偉大事業必須進行偉大斗爭。紅軍勇于突破、勇于勝利、勇于犧牲的精神,值得我們繼承發揚。”

  廣西灌陽縣是陳樹湘曾經戰斗過的地方。灌陽縣史志辦主任史秋瑩認為,紅軍為什么不怕犧牲?是因為他們對革命有必勝信念。“這種英雄氣概、堅定信仰激勵著今天的我們。”

  實事求是,勇于擔當

  湘江戰役結束后,中央紅軍由長征出發時的8.6萬人,減少到3萬余人。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縣,見證了紅軍在嚴峻生死關頭面臨的抉擇。正是在通道會議上,毛澤東提出了紅軍必須西進貴州,甩掉強敵,避實就虛,尋求機動的主張。

  這就是紅軍長征中著名的“通道轉兵”。紅軍長征史研究專家胡群松認為,“通道轉兵”是一項實事求是的決策,“只有真正負起責任,勇于擔當,積極作為,才能奪取勝利。”

1124706509_15621585765651n.jpg

  這是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外景(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紅軍進入貴州后,于12月18日在黎平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錯誤戰略方針,采納了毛澤東的靈活機動的戰術思想。1935年1月1日,中共中央在貴州甕安縣猴場再次召開政治局會議,再次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錯誤主張,重申了黎平會議的決定,決定搶渡烏江,攻占遵義。

  黨史專家認為,從通道會議到黎平會議、猴場會議,再到遵義會議,構成了黨的歷史發生第一次偉大轉折的鏈條。中國革命終于開辟出新的局面。

1124706509_15621586320781n.jpg

  這是位于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的中國工農紅軍長征

通道轉兵會議會址(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紅軍堅定的理想信念,對黨和人民的絕對忠誠,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對真理的不懈追求,值得我們今天深入學習,大力弘揚,去奪取新時代偉大斗爭的勝利。”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征集研究處處長桂新秋說。

責任編輯:林曉兵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天龙八部手游准备出星宿